您的位置:网站主页 > 家族名人 > 家族名人
铁笔讨倭寇 浩气贯长虹——著名报人、反日斗士张怀真
发表时间:2011-10-22 点击:1560

铁笔讨倭寇   浩气贯长虹——著名报人、反日斗士张怀真

 

张怀真(18711941),谱名幹生,字怀真,梅县白土堡坜林坪(今梅州市梅江区三角镇坜林村)人(上图),化孙公二十七世孙,逊清廪生。清朝末年,张怀真见清政日非,于1906年与谢良牧、谢逸桥、梁建侯等人一同加入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,任梅县同盟会秘书,奔走革命,不遗余力。在梅期间,曾任三角地蒙养学校校长,并与乡中父老协力创办益民学校,春风化雨,桃李盈门。大革命时期在汕头牺牲的中共广东省委特派员叶浩秀(今梅州市梅江区三角镇梅塘村人)就是张怀真先生的学生。

张怀真是客家名人,被收录《客家名人录》(黄伟经主编,花城出版社,1992年第1卷)。《人民政协报》、《嘉应日报》、《梅州文史》、《东莞日报》、《汕头日报》、《汕头文史》《嘉应学院学报》等报刊均有专家学者撰文纪念张怀真先生。

一、《汕报》事件,震惊中外。 

20世纪20年代,与国民政府建立联系的韩国独立组织主要有金九和金元凤两派。1932年春,金九领导的韩国爱国团义士伊奉吉、李昌奉分别在上海和日本进行了惊天动地的暗杀活动。张怀真就李昌奉刺杀日皇未遂案撰写了题为《惜乎不中》的社论,在《汕报》头版头条发表,对李昌奉之死深表悼惜,并指出日皇为日本人民神化之元首,行刺日皇对于朝鲜爱国运动并无裨益,徒然引起日本人之仇恨而已。社评的文末并祝望朝鲜终有一天能摆脱日本人之统治和奴役,建立独立自主的国家。这篇社论义正词严,并无侮辱日皇之词句。不料,日本当局竟信口雌黄,说《汕报》侮辱日皇,并立即派出兵舰二十艘,直驶汕头港,脱下炮衣,横蛮无理地提出五项条件:

(一)封闭《汕报》;

(二)《汕报》社长张怀真须亲赴日旗舰,向日方道歉,并接受惩处;

(三)赔偿日舰开来汕头的全部军费;

(四)准日军登陆保护侨民;

(五)禁止任何反日言论,保证以后不得有同样事件发生。

 这五项苛刻条件,列入哀的美敦书,限我汕头政府当局四十八小时内答复,否则就要开战云云。

此事件顿使国人哗然,也引起世界舆论的注目。张怀真的照片和社评内容,在欧美各大报先后刊载出来。日本各大报纸更是推波助澜,大放厥词,歪曲事实,说什么“张怀真是支那第一个敢侮辱天皇的人”,“必须严加惩处”。 张怀真一夜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。当时,汕头市长在日本炮舰威胁下,心存恐惧,准备与日方磋商条件。而日方则声势汹汹,必欲我方屈从,全部接受其所提条件。一时间,汕头全市人心惶惶,犹如一场空前未有的灾难即将降临。

这时的张怀真,遇事不惊,态度镇定,他对倭寇切齿痛恨。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,张怀真在第二天再次发表社论,郑重申明其立场和态度,要点如下:

(一)所写的社论并无错误,既无侮辱日皇字句,也无妨碍中日邦交之处。但为了潮汕人民免于浩劫,如果政府有意要《汕报》停刊或封闭,他愿意接受;

(二)如果政府认为他的言论有妨碍中日邦交之处,他乐意接受国家给予他的任何严厉惩罚;

(三)如果当局竟欲拘捕他送往日舰,则日方不仅是侮辱他个人,而且是侮辱我国的独立地位。为了国家的体面、记者的尊严和个人的人格,他宁愿自杀,而决不能被送至日舰。

当时,欧美各报对张怀真的正直、坦诚也多予赞誉。我国各大报纸更纷纷著论声援,中央政府当局也来电慰勉。汕头驻军最高长官、爱国军人张瑞贵被张怀真大义凛然的声明感动,被日寇的嚣张气焰激怒,断然采取封锁汕头港,监视在汕日侨,准备玉石俱焚的举措,使日寇有所顾忌,加上第三国领事出面调解,最终使日方妥协:《汕报》没有被封闭,张怀真也不必向日方道歉,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。这就是中日外交史上著名的“《汕报》事件”,或曰“汕头事件”。这个事件,在我国的外交史和报业史上都有其不平凡的意义:是自甲午战争以来,直至对日全面抗战以前,我国所有对日交涉事务中唯一没有受到屈辱的一次!

二、艰苦创业,报界楷模。

1907年,张怀真奉孙中山之命,在汕头和叶楚伧、谢逸桥、李蜀蕉等人共同创办宣传革命的《中华新报》,张怀真任总主笔,叶楚伧任总编辑。从此,张怀真正式步入报界,开始了他三十年的记者生涯。叶楚伧离开汕头,踏入仕途后,总编辑便由张怀真兼任。

张怀真开始了他一生的新闻事业。他所办报纸真正成了人民的喉舌,多次揭露和抨击当时社会的黑暗,以致被当局封闭,但他为了把报纸办下去,采取多种形式与当局周旋,继续出版报纸,由《中华新报》、《大风报》、《岭东日报》、《新岭东日报》、《平报》、《民报》乃至《汕报》,张怀真都任社长兼总编辑,直至他病重后,才交其部下李玉畊先生负责《汕报》工作。

《汕报》创办不久,发行量便创下新纪录,执潮汕报业之牛耳!其时国家政局亦渐次安定,北阀军节节胜利,给国家前途带来光明远景。但就在此时,日本帝国主义者多方阻挠我国统一,演出了屠杀蔡公时的“济南惨案”,以后又制造了“九一八”事变。张怀真以一个记者的睿智,看透了日方企图和当局政府的软弱无能,便不遗余力地揭露和抨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野心,并经常揭露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等。这样,日方对张怀真恨之入骨,多次派遣浪人到报社伺机暗杀张怀真,也由于他经常揭露社会的黑暗面,曾多次被捕入狱,但都受到有志之士的保护和人民群众的声援而保住了生命。

三、廉洁奉公,人格表率。

张怀真一生廉洁奉公,严以律己。他在报界从业三十年,始终不曾在薪金之外得过分文非分之财。1934年,《汕报》经济非常困难,张怀真带头以五折支薪的方式领取薪金。在他倡导下,全社职工也以七折或八折支薪的方式领取薪金,共度难关,使《汕报》继续出版。

张怀真办报虽然遇到很多困难,但他对新闻事业的志趣却从未减弱,他还鼓励儿子跟着他的道路走,故他五个儿子中便有四个从事新闻工作。有的到马来西亚当记者,有的到泰国办报。他还常常写信教育儿子们要“安贫知耻”和“安贫乐道”,要为宣传祖国文化做出贡献。小儿子张综灵在《我的父亲是记者》一文中是这样赞扬父亲的:“无论从他广博的知识,深湛的文字技能,对人处事的忠厚和善,与威武不屈,富贵不淫,贫贱不移的记者信条来说,他都无愧于为新闻记者中的完人”。可见,张怀真在儿子们心目中是人生的榜样!

张怀真之所以在新闻界受到人们的敬佩,《汕报》之所以拥有众多的读者,这与张怀真本人的办报宗旨和人生哲学有关。他认为:新闻记者应真实地记录生活;新闻记者不许受他人的贿款;新闻记者必须畏天而敬民,勇敢独立,不为虚名所动,不为权势所诱;宽大而积极,不苟且,善忍耐,见义勇为,富贵不能淫,众暴不能屈;对于新闻之不发表,除为公众福利着想外均无可恕。张怀真视这些为报人之座右铭,他自己就身体力行,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廉洁奉公。

张怀真五十岁时,患上了神经性疼痛症。但他每天还是坐着手车到报社督促和指导工作。到六十岁时,他的病情更加严重,因此,他所写的社评、短评中,有百分之七十是在忍痛或服止痛片之后写成的。六十五岁以后,他的体力实在支持不住了,才放下大部分工作,但对报社的窗口和核心的“社评”,他还是把大意口述给儿子张综灵,由其代写。张怀真的敬业精神,给同事、同行和认识他的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1937年,张怀真因病情进一步恶化,不得不离开他最爱的新闻事业,辞职返回家乡休养。但他仍致力于乡中教育,担任水白中学校董及文政学校校董会主席等职,为培育人才发挥自己的余热。

194110月1日,张怀真离开了这个世界,离开了他的亲人,张怀真逝世的消息一传开,新闻界的同仁、亲朋好友都纷纷来悼念或在报刊发表悼念文章。《汕报》还于民国三十年十二月七日,印发了《前任本报社长张怀真先生追悼特刊》。

张怀真平生最崇拜的是倡导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。张怀真誓以办报为终生职志,他不仅实现了自己的誓言,并且由于他不为威屈,不被利诱的品格,以及“正义所在不避斧钺”的精神,使他成为一位“铁笔讨倭寇,  浩气贯长虹”著名的记者、伟大的报人。《汕报》也因此在我国报业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,为报业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!

 

作者:嘉应学院教授、文学博士,张怀真先生外曾孙女 魏宇文
友情链接
地址:梅州市江南梅江四路华建市场东侧二楼 邮 编:514000
版权所有:广东梅州市张氏宗亲联谊会 邮 箱:JYzhangshi@126.com
手 机:13189900563 电 话:0753-2392518 传真电话:0753-2392518 粤ICP备13008739号技术支持:中业科技